舊識解讀新知 創(chuàng )新構建體系 ——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總結反思

2023/02/23-15:59 來(lái)源:新聞愛(ài)好者

舊識解讀新知 創(chuàng )新構建體系 ——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總結反思

原創(chuàng ) 劉博睿 季為民 新聞愛(ài)好者雜志 2020-10-20 15:23




【摘要】近幾年,中國重大歷史紀念日頻密,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圍繞關(guān)鍵年份的通史梳理,黨的早期宣傳活動(dòng)回溯,媒介對近代社會(huì )的啟蒙、變革等議題進(jìn)行了重點(diǎn)探討。新史料、新方法的發(fā)掘與運用進(jìn)一步拓展了學(xué)科外延,學(xué)術(shù)史的梳理也為學(xué)科的轉型和發(fā)展描繪出清晰脈絡(luò )。結合時(shí)代話(huà)語(yǔ),新聞史研究將作為“舊識”的史料,解讀成“新知”。未來(lái),我國新聞傳播史研究要堅持和強化馬克思主義歷史觀(guān)指導,借鑒不同學(xué)科優(yōu)勢,進(jìn)一步強化學(xué)科深度和廣度,借助新知識、新技術(shù)、新工具,深入研究史料,提出新觀(guān)點(diǎn)、新成果,為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(xué)學(xué)科體系、學(xué)術(shù)體系和話(huà)語(yǔ)體系建設發(fā)揮重要的基礎性作用。
【關(guān)鍵詞】新聞傳播史;研究;多元;創(chuàng )新;學(xué)科建設


圖片

新聞史作為一種“舊識”在不同時(shí)代、不同角度的考察和闡釋中以“新知”的形象出現。過(guò)去兩年,新聞傳播史研究圍繞節點(diǎn)年份的通史梳理、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歷史實(shí)踐、媒介對近代社會(huì )的反映和影響等方面取得了豐富的新成果。一些傳統議題在新史料、新工具、新方法等驅動(dòng)下呈現出新的特點(diǎn),一些新問(wèn)題和新挑戰也促使研究者們進(jìn)一步深入思考。就學(xué)科發(fā)展而言,呼應時(shí)代話(huà)語(yǔ)的新聞史研究,扎實(shí)錨定了新聞傳播學(xué)的學(xué)術(shù)基礎,為構建新聞傳播學(xué)的學(xué)術(shù)體系、學(xué)科體系和話(huà)語(yǔ)體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在未來(lái),新聞傳播史研究依舊任重而道遠。
 

一、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概況


1980—2020年40年來(lái),新聞傳播史研究熱度呈現明顯上升趨勢。通過(guò)中國知網(wǎng)期刊數據庫,以“新聞史”或“傳播史”或“新聞傳播史”為詞條進(jìn)行檢索,可以看到,論文數量逐年攀升,在2016年達到頂峰,研究熱度基本得到保持。在此基礎上,新聞傳播史研究在研究路徑和深度上有了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,這一趨勢通過(guò)近兩年所選文章的關(guān)鍵詞對比可以更清晰地體現。
為了對近幾年的研究熱點(diǎn)有具體的呈現,本文對近幾年的新聞傳播史文獻進(jìn)行了檢索分析,得到了一些具象的認識。對比2016年和2017年基本圍繞傳統報刊報人等宏觀(guān)議題的分散研究,2018年和2019年新聞傳播史研究的關(guān)鍵詞詞頻分布更具層次,主題相對集中,研究重點(diǎn)和關(guān)注的議題比較清晰。研究取向上呈現從新聞史向傳播學(xué)轉向的趨勢,詞云圈層結構更為清晰,中國新聞史、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、改革開(kāi)放、黨報等議題成為主要關(guān)注點(diǎn),閱讀、媒介記憶、馬克思主義、學(xué)科建設也得到了一定的關(guān)注,現代化、意識形態(tài)、公共領(lǐng)域、傳播技術(shù)、文化機制等多元領(lǐng)域和不同取向的議題的反復出現也說(shuō)明研究領(lǐng)域更加豐富。在學(xué)術(shù)關(guān)鍵詞的分布格局和具體內容的變化體現出新聞傳播史學(xué)在不斷深化對史料的深入解讀的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向多元方向發(fā)展,新聞史研究和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交叉更加深入,研究?jì)热菀才c時(shí)俱進(jìn),更多趨向于反映時(shí)代熱點(diǎn)議題和服務(wù)與影響新聞實(shí)踐。
 

二、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的主要特點(diǎn)


 
(一)節點(diǎn)年份梳理,明晰學(xué)科發(fā)展脈絡(luò )

近幾年,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、改革開(kāi)放40周年等重大歷史節點(diǎn)為研究者們充分梳理和反思中國新聞學(xué)的發(fā)展脈絡(luò )提供了重要機遇。通過(guò)對學(xué)科發(fā)展歷程全方位的總結回顧,讓人們對新聞傳播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脈絡(luò )有了更為清晰的認知。
對百年的中國新聞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過(guò)去的70年波瀾壯闊,成果豐碩。針對這一發(fā)展歷程的總結,學(xué)科發(fā)展的視角關(guān)注于新聞學(xué)從“無(wú)學(xué)”到“顯學(xué)”學(xué)科合法性確認歷程,明晰了新聞傳播學(xué)的學(xué)科譜系和發(fā)展源流。梳理過(guò)去70年,新聞傳播學(xué)各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分析和范式轉型歷程則彰顯出新聞傳播學(xué)科與時(shí)代緊密聯(lián)系的特色。無(wú)論以“前三十年”和“后四十年”為分界,探索從“革命范式”轉向“新聞本體范式”的兩分法,還是集合學(xué)科特點(diǎn)思考“革命范式”“現代化范式”和“社會(huì )史范式”的三分法或者與時(shí)代主題緊密呼應,描述歷經(jīng)探索、恢復、反思和繁榮的不同階段,凸顯著(zhù)新聞事業(yè)和新聞學(xué)研究反映時(shí)代變化、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重要屬性。改革開(kāi)放40年的梳理,更關(guān)注新聞事業(yè)和新聞傳播學(xué)科的話(huà)語(yǔ)變遷以及與周邊學(xué)科的互動(dòng)。新技術(shù)、新思想為新聞實(shí)踐和新聞學(xué)研究帶來(lái)挑戰,傳播學(xué)作為與改革開(kāi)放同步發(fā)展的學(xué)科,也在不斷呼應時(shí)代訴求的過(guò)程中實(shí)現了自身的發(fā)展。
相較于論文關(guān)注于范式變化,圍繞這些關(guān)鍵節點(diǎn)梳理的著(zhù)作側重于全景展示中國新聞傳播學(xué)科的發(fā)展圖景。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編寫(xiě)的《新中國新聞與傳播學(xué)研究70年》,全面梳理了70年來(lái)新聞傳播學(xué)科各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進(jìn)程、現狀和問(wèn)題,陸紹陽(yáng)主編的《中國新聞傳播四十年》系統回顧了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新聞傳播各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。在新聞出版、外國新聞史研究等領(lǐng)域同樣涌現出了描繪本領(lǐng)域發(fā)展特征的重要論著(zhù)。放眼未來(lái),隨著(zhù)與各類(lèi)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相互交叉借鑒更加深入,中國新聞傳播學(xué)也將在學(xué)科建設中逐漸形成中國特色、中國風(fēng)格,在國際上擁有自己的學(xué)術(shù)話(huà)語(yǔ)權。

(二)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源流回溯確認學(xué)科底色

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承擔著(zhù)新聞實(shí)踐和新聞傳播研究的實(shí)踐指針、政治導向和研究基礎的重要功能。但也正由于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同時(shí)具有政治、學(xué)術(shù)和業(yè)務(wù)功能,對它的認識也容易在實(shí)踐邏輯上形成“真理制度”,導致相關(guān)研究自縛手腳。因此分析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及相關(guān)新聞宣傳實(shí)踐的發(fā)展歷程,不僅可以幫助研究者們更加準確地把握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深刻內涵,更能進(jìn)一步明確中國新聞傳播學(xué)科的學(xué)術(shù)底色。
馬克思的報刊實(shí)踐和“五四”時(shí)期早期馬克思主義報刊的實(shí)踐是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實(shí)踐原點(diǎn)。從這里出發(fā),針對人民報紙、黨性和人民性、群眾路線(xiàn)等重要概念在不同歷史時(shí)期的含義、功能、價(jià)值和意義等方面的解讀,為更加深入地理解和掌握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理論源流、基本內容,堅持和發(fā)揚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新聞業(yè)務(wù)實(shí)踐為人民服務(wù)的優(yōu)良傳統有著(zhù)重要的指導意義。而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在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研究和實(shí)踐中,進(jìn)一步為之賦予新聞職業(yè)觀(guān)等話(huà)語(yǔ),則為日后的新聞實(shí)踐提供了更為豐富的路徑。
對黨的早期宣傳活動(dòng)的歷程和經(jīng)驗總結,為明晰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的發(fā)展脈絡(luò )有著(zhù)重要作用。作為與黨的革命實(shí)踐緊密聯(lián)系的宣傳活動(dòng),其組織結構、工作原則和宣傳平臺在實(shí)踐過(guò)程中不斷發(fā)展和完善。黨的宣傳機構從最初的分散活動(dòng),到應對革命狀況逐漸形成體系,凸顯出嚴密組織和鐵的紀律在宣傳斗爭中的重要性。通過(guò)對黨的機關(guān)報沿革的梳理,能夠更加明晰地了解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宣傳實(shí)踐中體現的深刻政治內涵。在報刊和宣傳體系之外,以人為核心,探討中央蘇區“新聞干部”的列寧主義報刊實(shí)踐,也為探索黨報理論和實(shí)踐的源流提供了新的線(xiàn)索。在論文之外,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早期新聞史研究》《紅色中華研究》和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早期新聞史史料匯編》等著(zhù)作也都從更全面的角度描繪了黨的早期新聞宣傳活動(dòng)的發(fā)展歷程。

(三)現代、啟蒙與變革話(huà)語(yǔ)貫穿近代新聞史研究

近代新聞傳播史的研究在通史研究基礎上,超越傳統的報刊研究,圍繞近代以來(lái)媒介所反映和推動(dòng)的社會(huì )變革,將現代化、啟蒙與變革的線(xiàn)索貫穿于近代新聞史研究中。
百年以來(lái),中國新聞事業(yè)的發(fā)展和各個(gè)時(shí)期的社會(huì )政治生活始終保持著(zhù)緊密的聯(lián)系。新聞傳播事業(yè)具有最迅速和直接地反映社會(huì )生活變化的屬性。不論為了“言事”還是“載道”,現代新聞事業(yè)從傳入中國開(kāi)始就以“新知”的身份為人們帶來(lái)新的事物、思想和文化。伴隨著(zhù)報刊的引進(jìn),新聞、輿論、公共等概念歷經(jīng)翻譯、引介、本土化轉換和吸收等過(guò)程,逐漸融入近代中國的話(huà)語(yǔ)體系。平等、自由等文化概念也逐步為人們所知并得到一定程度認同,最終在社會(huì )上產(chǎn)生影響,并推動(dòng)了社會(huì )的重大變革。
近代媒介與政治制度的對話(huà),折射出舊中國最深刻的變革。在報刊史料基礎上,通過(guò)對官員書(shū)信、奏折、日記、檔案等史料的進(jìn)一步考察,可以看到,從打探情報到服務(wù)于國家發(fā)展實(shí)踐,報刊在悄然走進(jìn)清代行政體制的同時(shí),也改變著(zhù)統治階層對社會(huì )的認識。與此同時(shí),近代媒介,特別是郵傳電訊事業(yè)的發(fā)展以及與之相伴生的“讀者投書(shū)”的出現,甚至改變了清代隱秘封閉的行政體系,一定程度上拆解了地方與中央、皇帝與臣下之間的權力舞臺結構,將神秘的政治舞臺推到了公眾面前,也推動(dòng)了封建統治的瓦解。這些現代媒介和通信手段既成為歷史的見(jiàn)證者,也作為歷史的一部分,推動(dòng)了時(shí)代的變革。
近代以來(lái),現代媒介始終在反映和重塑著(zhù)人們對社會(huì )、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和日常生活的認識。新的文化觀(guān)念在社會(huì )中的不斷傳播、深入和普及,國家經(jīng)濟和話(huà)語(yǔ)中心的遷移,以及報刊將作為新知識、新事物出現的醫療手段、教育體制、健康觀(guān)念、科學(xué)話(huà)語(yǔ)等內容進(jìn)行的報道所引發(fā)的討論、思考和憂(yōu)慮……近代報刊記錄著(zhù)整個(gè)社會(huì )對現代化的認知進(jìn)程,也描繪著(zhù)不同階層對新事物、新觀(guān)念的矛盾心理。而上海作為近代以來(lái)中國開(kāi)放的前沿,更是最深刻地體驗著(zhù)近現代媒介帶來(lái)的改變和沖擊。近代媒介帶來(lái)的是對城市的聲音、形象、認知、生活方式和意識形態(tài)的變革,圍繞近代媒介對城市發(fā)展的考察,不僅能看到媒介對社會(huì )的影響,更能看到整個(gè)社會(huì )近代以來(lái)的風(fēng)貌變化。
閱讀史作為與現代媒介相伴生的景觀(guān)自成一條線(xiàn)索。從激發(fā)口岸文人和開(kāi)明紳士對世界的認知和想象,到變成大眾了解社會(huì )變遷的重要手段,再到民國時(shí)期將“讀報”引入社會(huì )教育,通過(guò)報刊將民眾納入政治生活。閱讀史也成了報刊與讀者共同在場(chǎng),構建社會(huì )圖景的重要部分。

(四)新史料、新工具發(fā)掘運用推動(dòng)學(xué)科拓展深度與廣度

除了考察以近代化、變革和啟蒙為線(xiàn)索,由媒介反映和推動(dòng)的社會(huì )變化,一些新史料的發(fā)掘和新視角、新工具、新研究方法的應用,在為學(xué)科研究帶來(lái)創(chuàng )新的同時(shí),助推學(xué)術(shù)體系的進(jìn)一步深化發(fā)展。
過(guò)去兩年的古代新聞史研究呈現出明顯的媒介史傾向。研究對象從古代報刊延伸出來(lái),通過(guò)對器物和文字發(fā)展的解讀,從媒介革命的視角解析商周之變到書(shū)同文等歷史事件對中國文化的政治格局的重塑。也有通過(guò)詩(shī)歌、教育、文化、印刷技術(shù)等多重視角的分析,對宋代的言論環(huán)境、查禁制度和邸報在社會(huì )中扮演的角色進(jìn)行分析。
民國報刊、報人這一經(jīng)典研究?jì)热菀驗橐恍┤沼?、檔案、回憶錄以及個(gè)人言論的重新梳理和發(fā)掘找到了新的研究路徑,為研究者進(jìn)一步深入理解民國報刊和報人,特別是報界和政治之間的互動(dòng)關(guān)系有了新的依據,也將原本因為史料限制而被邊緣化的人物和事件,重新拉回歷史研究的舞臺中央。結合臺灣方面的檔案材料,從蔣介石的角度考察其與《申報》和史量才的關(guān)系,借助中日談判的歷史分析作為報人的張季鸞在國際關(guān)系中的獨特作用等都為準確描繪歷史人物形象提供了參考,從周太玄的視角分析新記《大公報》的發(fā)展轉型,借助多元視角分析范長(cháng)江的言論特征等,都為把握報刊、報人在近代中國的特殊作用提供了新的考察視角。2019年是“五四”運動(dòng)100周年,不同于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通史考察,相關(guān)研究結合報刊、出版物、動(dòng)員口號以及當事人的所見(jiàn)所感,從各個(gè)側面描繪了新聞傳播在推動(dòng)“五四”運動(dòng)、激發(fā)愛(ài)國熱情中的作用。
在專(zhuān)題研究中,民國報刊管理制度的研究基本圍繞政府管制與新聞界的抗爭兩條線(xiàn)索展開(kāi)。在政治、法律、利益以及地方勢力等原因的共同作用下,民國各時(shí)期政府都面臨著(zhù)報刊“屢禁不絕”的局面,而從維護言論自由、保障出版利益的角度,報界也進(jìn)行著(zhù)不斷的斗爭和對抗,最終報界和政府在“斗爭—共識—妥協(xié)—調和—再斗爭”的循環(huán)中,在復雜的社會(huì )背景下艱難地獲取著(zhù)自由和管制之間的平衡。
過(guò)去兩年,小報、小報文人以及連環(huán)畫(huà)和圖畫(huà)新聞的研究頗具新意。介于知識分子和市民群體之間的小報文人,如何讓自己適應新社會(huì ),黨的文化干部又怎樣通過(guò)官方和私人渠道引導和改造小報文人,體現出的是新舊政權、新舊文化之間的對話(huà)和轉變。圖畫(huà)新聞和連環(huán)畫(huà)則體現出超越文字新聞所獨有的政治和文化意蘊,更加生動(dòng)地展現了歷史的樣貌,不同時(shí)期圖畫(huà)新聞和連環(huán)畫(huà)的變化,也從側面反映出其服務(wù)對象、政治意涵甚至是社會(huì )結構和意識形態(tài)的變遷。
當代新聞傳播史的研究更注重一定歷史時(shí)期某一題材或媒介話(huà)語(yǔ)的變化,因此,在研究方法上更加豐富和獨特。針對不同的問(wèn)題,借助題材分析、修辭分析、大數據、語(yǔ)料分析以及網(wǎng)絡(luò )日志等量化和質(zhì)化研究手段,從更加宏觀(guān)的視角構建起不同的研究體系,為學(xué)科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提供了創(chuàng )新路徑,使新聞傳播史的研究得到進(jìn)一步的拓展。借助新的思路和手段,傳統史料研究也在堅守陣地之外,得以深入總結。由方漢奇、王潤澤、郭傳芹主編整理的《民國時(shí)期新聞史料四編》的出版,在匯總史料的同時(shí)也為研究者提供了更加宏觀(guān)的觀(guān)察視野,為在傳統史料研究的基礎上實(shí)現創(chuàng )新提供了可能。

(五)學(xué)術(shù)史關(guān)注學(xué)術(shù)話(huà)語(yǔ)的轉型、充實(shí)和發(fā)展

學(xué)術(shù)史研究更加關(guān)注新聞傳播科研、教育和學(xué)科發(fā)展方面的變化過(guò)程和特定歷史時(shí)期的話(huà)語(yǔ)轉型。近代學(xué)術(shù)史方面,對剛剛在中國萌發(fā)的新聞學(xué)嘗試本土化改造,為當時(shí)的新聞學(xué)賦予不同階級所認可的“中國話(huà)語(yǔ)”的嘗試值得關(guān)注。其間雖然有20世紀30年代由于缺少充分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和實(shí)踐不足導致“新的新聞學(xué)”觀(guān)念的失敗,但也有從彼時(shí)新聞學(xué)論文中看到的西方新聞教育模式和中國國情之間的對話(huà)。有抗戰時(shí)期國民黨“重慶新聞學(xué)院”和中國共產(chǎn)黨“青記”針對不同需求和價(jià)值取向,在各自實(shí)踐領(lǐng)域培養優(yōu)秀新聞人才的成功經(jīng)驗。這些經(jīng)驗教訓也為當代培養新聞人才提供了借鑒。
當代學(xué)術(shù)史從新聞學(xué)和傳播學(xué)的關(guān)系這一經(jīng)典話(huà)題出發(fā),可以看到盡管二者都作用于媒介,但各自研究取向的差異決定著(zhù)兩個(gè)學(xué)科面臨“攏而不和”的現狀。2019年是復旦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院(系)成立90周年,通過(guò)對復旦新聞教育和研究發(fā)展歷程、主要成果的考察,回望歷史,為新聞教育和發(fā)展路徑提供了參考。具體考察新聞傳播學(xué)的學(xué)科特點(diǎn)和發(fā)展歷程,可以看到,新聞傳播學(xué)在中國的引介、發(fā)展和轉型,既同媒體生態(tài)的變遷緊密相連,更與不同時(shí)期的政治環(huán)境密切相關(guān)。
傳播學(xué)的引入、發(fā)展體現了從革命范式向現代化范式轉型過(guò)程中,人們對媒體改革的科學(xué)需求,從講學(xué)引進(jìn)到開(kāi)展實(shí)踐,隨著(zhù)傳播學(xué)的觀(guān)念、術(shù)語(yǔ)和實(shí)踐在中國的不斷發(fā)展,在當代也應該重新梳理傳播學(xué)的學(xué)科體系和發(fā)展脈絡(luò ),審視“傳播學(xué)主流敘事”和“批判敘事”之間的關(guān)系,從歷史的視野出發(fā),讓傳播學(xué)真正為我所用,為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傳播學(xué)學(xué)術(shù)體系創(chuàng )造可能。傳播思想史方面,在針對傳播學(xué)的經(jīng)典論述之外,更多關(guān)注了傳播學(xué)產(chǎn)生的時(shí)代和社會(huì )背景及其經(jīng)典學(xué)者的生活軌跡、政治立場(chǎng)、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,這些都有助于研究者更好地把握傳播學(xué)的理論特征。
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中國新聞傳播史學(xué)界一直呼吁要在研究范式上有所創(chuàng )新,并借鑒其他可行的研究思路和方法?;仡檶W(xué)術(shù)史的同時(shí),一些新問(wèn)題、新觀(guān)念、新方法的提出以及學(xué)科研究、教學(xué)和發(fā)展中提出的問(wèn)題也為學(xué)科建設帶來(lái)了新的思考??鐚W(xué)科發(fā)展,對媒介考古學(xué)、民族學(xué)、社會(huì )學(xué)、歷史學(xué)以及其他自然科學(xué)的不斷交叉,圖畫(huà)史、口述史、日記、檔案等材料運用的不斷豐富以及大數據、數據庫、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、自然與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研究方法的吸收與采用,都使新聞傳播史教學(xué)和研究得到了進(jìn)一步的豐富和拓展。而教材建設、人物評價(jià)標準研究視角等方面出現的問(wèn)題也亟待厘清。而包括《西班牙新聞傳播史》《美國文學(xué)新聞史:一種現代敘事形式的興起》《考察日本新聞紀略》等外國新聞傳播史研究成果的出版,也都為探索新聞傳播史研究的自身定位、構建學(xué)科話(huà)語(yǔ)體系提供了參考和借鑒。
 

三、總結與反思


 
全面考察過(guò)去兩年的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,在論文和論著(zhù)方面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在研究趨勢上,基本延續著(zhù)2007年開(kāi)展“中國新聞史研究的體例、視野和方法——中國新聞史研究現狀筆談”后所探索的創(chuàng )新路徑。具體來(lái)說(shuō),圍繞媒介史敘事,結合多元研究方法的豐富,進(jìn)一步拓展了新聞傳播史的學(xué)科外延,在拓展了研究者視野的同時(shí),也更好地幫助人們全景掌握新聞傳播史的發(fā)展脈絡(luò )。圍繞變革、啟蒙和現代性的線(xiàn)索,媒介和社會(huì )各因素相互交織,共同反映和推動(dòng)社會(huì )變遷的歷史進(jìn)程,更加明晰了不同媒介在各自歷史時(shí)期的定位。馬克思主義新聞學(xué)和具有節點(diǎn)意義的通史研究則為確認學(xué)科底色和明確學(xué)科脈絡(luò )做出了貢獻。研究創(chuàng )新性進(jìn)一步增強,學(xué)科內卷化問(wèn)題得到較好的糾正,一些問(wèn)題的提出也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探索和突破方向。
但在近幾年的新聞傳播史研究中,一些問(wèn)題也留待進(jìn)一步的分析和檢驗。首先,面對文章發(fā)表量下行的趨勢,今后如何開(kāi)拓新的研究領(lǐng)域,保持研究熱度,值得進(jìn)一步思考。特別是過(guò)去兩年作為特殊節點(diǎn),以新中國成立70年和改革開(kāi)放40年為背景對新聞傳播學(xué)歷史進(jìn)行全面梳理的成果集中涌現,離開(kāi)了這一特殊的背景,新聞傳播史的研究熱度能否持續需進(jìn)一步觀(guān)察。其次,近年來(lái)中國新聞傳播史的研究中主軸意識不足導致對核心問(wèn)題的思考有限。結合關(guān)鍵詞共現數據,近兩年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成果豐富的的同時(shí),也面臨著(zhù)主題相對分散,在部分宏觀(guān)問(wèn)題之外缺少明確核心問(wèn)題,主題之間難以形成有效聯(lián)系。這些問(wèn)題顯示出當前新聞史學(xué)界對一些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共識不足,對一些基礎性問(wèn)題難以形成共同觀(guān)點(diǎn),也導致對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方向難以有效地分析和預測。
基于以上分析,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應在以下方面不斷開(kāi)拓,進(jìn)行更加深入的探索。
第一,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,在中國與世界發(fā)展的宏大背景下審視學(xué)科定位,尋求新突破。這要求我們在未來(lái)進(jìn)一步加強史料分析,實(shí)事求是地展開(kāi)新聞傳播史通史的研究,不斷創(chuàng )新思路,在中國與世界互動(dòng)的宏大背景下,更加細致地觀(guān)察歷史語(yǔ)境和時(shí)代風(fēng)貌,對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的定位、意義有更加清晰的認識。特別是在近年來(lái)對黨的早期新聞宣傳活動(dòng)和馬克思主義新聞?dòng)^發(fā)展歷程的研究基礎上,進(jìn)一步完善學(xué)科基礎建構,擴展對史料的發(fā)掘,用時(shí)代背景和發(fā)展趨勢延伸具體史實(shí)的分析。呼應時(shí)代話(huà)語(yǔ),也要避免陷入“輝格史觀(guān)”的泥淖,避免片面化、碎片化的認識干擾,在一些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、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上進(jìn)行突破,形成共識,為新聞傳播史的研究推出更多新發(fā)現、新觀(guān)點(diǎn)、新成果。在2020年和2021年,隨著(zhù)列寧誕辰150周年和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100周年等重要節點(diǎn)的到來(lái),期待新聞傳播史學(xué)界能夠把握時(shí)機,在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研究中出現新的成果。
第二,與不同學(xué)科、不同范式、不同方法深入交叉,相互借鑒,通過(guò)多元觀(guān)點(diǎn)的碰撞,拓展學(xué)科外延,尋求更大的發(fā)展空間。堅定馬克思主義對新聞傳播史研究的指導,是為了扎實(shí)學(xué)科基礎。而學(xué)科、范式、方法的拓展則是為了進(jìn)一步豐富和延伸學(xué)科范疇,提升研究水平。過(guò)去一年中的不少研究也通過(guò)與不同學(xué)科范式的緊密聯(lián)系而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但也有一些研究由于研究方法的掌握不夠科學(xué)或淺嘗輒止,導致研究成果不盡如人意或存在瑕疵。在未來(lái)應當進(jìn)一步深入、準確地學(xué)習和掌握社會(huì )學(xué)、心理學(xué)、知識考古學(xué)、媒介考古學(xué)的知識觀(guān)念,以及人工智能、大數據和量化分析方法等新技術(shù)和研究工具,在開(kāi)闊眼界的同時(shí),為新聞傳播史研究注入新的活力。同時(shí)也要注意對新技術(shù)新方法的“祛魅”,消解其神秘性、神圣性、魅惑力,真正做到為我所用。
第三,重視更多研究方向的史料搜集和整理,完善新聞傳播史學(xué)學(xué)科體系、學(xué)術(shù)體系和話(huà)語(yǔ)體系的建設。過(guò)往的新聞傳播史研究中,對很多史料的深入挖掘進(jìn)一步豐富了學(xué)界對新聞傳播事業(yè)的認識,但在外國新聞史、殖民地新聞史、傳播思想史、中外交流史等領(lǐng)域的研究仍相對較少。在未來(lái)應加強對更多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和相關(guān)行業(yè)以及不同視角下的史料研究,探索行業(yè)和學(xué)科發(fā)展脈絡(luò ),總結得失,以守正創(chuàng )新的精神和更加開(kāi)闊的視野明確中國新聞傳播史研究的定位、功能,創(chuàng )造更多優(yōu)秀成果,為中國新聞傳播學(xué)和新聞事業(yè)做出更多貢獻,推進(jìn)中國新聞傳播史學(xué)的學(xué)科體系、學(xué)術(shù)體系和話(huà)語(yǔ)體系的發(fā)展。


(劉博睿為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系2019級博士生;季為民為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副所長(cháng),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)